情深格致~許金雄  
     
 

 

情深格致
許金雄
  民國六十五年的暑假,筆者剛從師大結業等候分發學校實習,在未接到「正式」通知報到單之前,早已獲知被分發到『格致』任教;因此,我就先行暗探一下格致的「風采」。誰知道,這麼「一探」,竟然被留下來當「姑爺」。初次上山訪格致,便遇上了學生的露營活動。恰巧主辦活動的童軍團長巫樹霖老師,是我泰北高中母校的師長,他要我留下來參加當天晚上的營火晚會。
  由於,童軍露營的營火晚會,是我生平頭一回參加,感覺很新鮮,印像也特別深刻,尤其是活動節目主持人鄭春美老師(現任大同高中輔導室主任)主持的「功力」跟美妙的「音色」。因此,那一夜我的心就被留住在格致。
  學校開學後,我正式成為格致的一員,為了能完全體驗山上的生活情境,我請求當時的劉圳生校長,給我住在學校宿舍,讓我當個「山頂人」。
  第一年的冬天,我住宿在學校大門口右側的「小房間」(現警衛室)。但是這間房子沒有衛浴設施,因此,要上廁所必須跑上山方便才行。有一天凌晨二點多,遇到寒流來襲(大約三度),為了上廁所不得不包了一條大棉被上山如廁,三更半夜帶一條棉被跑來跑去,簡直像「幽魂」在校園中流竄。
  在格致服務的第二年,是我最快樂的一年,因那年我娶到一位「美嬌娘」。我這個老婆,人稱『才女』、『美女』,是我用「死賴」、「死纏」的功夫,才騙到手。她就是咱們格致之花-阿美姑娘。
  雖然,我在格致僅僅服務了四年,但在這四年當中,我的教學生涯及家庭生活是多采多姿的;特別是在吾家老大-許家根在六十七年九月出生後,我就更加賣力,為了孩子的「奶粉錢」,下完班返家晚上又開夜車加班。
  那時,我為「民族晚報」的大千世界翻譯、改寫美軍星條報的特稿及婦女天地版的婦女服飾簡輯。早晚忙碌,雖然有點累,但初為人父的我,精神更是抖擻。
  民國六十九年夏天,我請調民生國中,當時要離開格致時,內心是依依不捨,真的捨不得離開格致這麼優雅的環境。現在回想起來,倒是有些後悔。
  「離棄」格致二十多年的我,心中經常掛念著她。每當學校有重大活動或老同事聚會、旅遊,我都會參加,而老同仁們及歷任校長的殷勤款待,心中甚為感激。
  去年,新到任的許校長在一次餐會上囑付我為「心愛」的格致,敘述點感言,我祇好硬著頭皮,拾筆拉雜寫一些雜憶,同時道出我心中對格致的情深。